东方学子
学子风采
佳作选登
东方印象

佳作选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东方学子 » 佳作选登

溯洄寻情

2019-05-14 15:49:39 点击数:

1803 郇浩

    有没有一种可能,让我越过三千年的大旱春秋,度过弥远悠长的黑暗津度,让那金玉相振的乐律,再一次润泽我心,让那古老永恒的美,又一次曼舞于天际,纷飞于山崖! 

    也许,这一次我不是停留在关雎的荇菜小洲;亦不是流连忘返于子衿的城阙兮小楼;这一番,湍湍的诗河将载我渔樵于血水之中;这一般,光影剥落的劳燕将负我徘徊在久远的边疆…… 

    这是人影寥寥的军营,或许,战士们此时正身在战场,剑戟向前,我不禁小憩。待晚,士兵归帐,车马回营,江畔的微风掠过薇菜尖,浮动在波光艳影中,一切,略显孤独。恍惚间,我便成了其中一员,不得抽身……

    也许我已参战多年,胜利似乎越来越近,即将要踏上归乡之路。那心底曾经熟识的一切,又被拨动到眼前。心儿永远向着前方,归乡的日子悄然咫尺眼下!

    可是,为何日子一天天过,黄昏依旧日落,回家的消息却在刀戈剑戟中,消失弥远。我心中恨不得拿日越,缩千山,万里化纤毫,驰翼见爹娘,可似乎,一切空然。在日益加重的思乡病里,薇菜却趁势疯狂滋长,我唯恐日子太长,可薇菜却郁郁葱葱,无尽蔓延,将愁情在鸿鹄的悲鸣声中无限拉长……

    所有的所有,都怨那俨狁之故,为何侵犯我国疆土,使我被迫远走他乡,南飞的大雁啊,你们是否也是被他们赶出来了?云中谁寄锦书来,你们去时,可能为我寄一封书信?转眼嫩绿皆为惨黄,枯枝干茎,黄而陨矣,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灰色的天空下,无人知我心之忧兮,我之奈何?烽火不厌其烦的炫耀着自己的无可替代,军鼓又响了吧!唯有活生生割断思绪,在沙场以命相搏。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那空空的山坡上嵌着的是什么花?唉,许是自己离乡过久,竟连往日故乡里,如影随形的山樱花都生疏了。这金鼓喧扰的世界里,让你开得再艳,到头来,还不是落得“花开花谢花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的下场!车辚辚,马萧萧,雄壮的马匹好不威风啊!我的将军啊,但且少饮几杯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的家中,或有一二幸存的亲人,还在等着我呢!

    匹匹皆是的卢马,条条尽为方天戟,狼烟里,刀剑下,十年生死两茫茫。我道雄关真如铁,云月尘土杀向前,身经百战穿金甲,大败俨狁在阵前。且如此,方不悔我青春年华啊!

    战火未曾虏去我的生命,却耗尽我的青春。老了,玩弄的没意思了,便放了我辈苦役,留得我们一条残命。十丘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旧路,漫步荆棘,饥渴越加切割我的时光。曾经关山度若飞的英姿终于步履蹒跚,彼时百步穿杨的鹰眼,此时已昏花不识故道。

    眼若蒙尘,但见白霜,苍天啊!你是否为我叹息,抑或笑我活于你股掌之间,二者不得相谋,便降下漫天晶莹剔透,骗我信你的纯洁。已记不清是多少个岁月,那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杨柳依依,月光如华,当时家中二老,尚不及我此时这般,双鬓斑白,只怕这辈子无法再放下,战火中的迷途,流亡的思念啊,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念天地之悠悠,哀吾生之须臾。夜未曾变兮月如霜,分不清脚下究竟是受降城外的细沙,还是岁月蹉跎的雪花,此情此景,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一切都或许吧!

    一霎那间,我看见油油的青荇在水底招摇,空中散发着河畔青涩杨柳的,新枝的气息,蚱蜢似酒徒般允吸着朝露,蝴蝶还在我的童年,三三两两,戏耍正欢……

    三千年,我来而又去;一瞬间,我去而复来。掠一眼当时凡尘;拈一丝情愫留白,划一抹时光空浅!

 



友情链接:三峡宜昌网中国宜昌网掌上高考

© 宜昌金东方教育集团版权所有2013-2020 鄂ICP备05010659号-1
师风师德举报邮箱:dc@jdfschool.com
Email:office@jdfschool.com 电话:0717-6919852    后台管理   办公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