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育园地
师生共享
教育叙事
东方心语
师长荐读
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

东方心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育园地 » 东方心语

做金高校长想到的那一点

2018-12-03 13:16:40 点击数:

吴昌钧 

2014年底某一天,我按照平常的工作节奏备课批改作业,刘校长推门而进说石校长找我有事,我放下手中的活儿,来到了刘校长办公室。“坐,我有话跟你说。”石校长和平时说话的感觉貌似有点不一样,甚至有一份严肃,我来不及多想。“从今天起,你全面主持学校的工作,我已和刘校长做了沟通交流,交接班在元月完成。”可能是人到中年,加上经历了太多的困难乃至灾难,宠辱不惊已不是一个简单形容词,而是一种生活常态,像这样的任命方式我却心如止水也就有了正解。我一秒钟都没有迟疑,甚至可以肯定的是,我面部表情也没有发生一个细胞的微小变化。“感谢您的信任,我尽心来做。”这样的回答方式,合乎我的性格,打工做事听安排。 

就这样做了金高的校长,做了校长不说说学校管理的感受和发展思考,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我想起几句话来,这也是做校长最先想到的几句话,三流的学校靠校长,二流的学校靠制度,一流的学校靠文化。我也说过类似的三句话,创业之初,一杯薄酒可留人;发展阶段,一纸制度可管人;成熟时期,一字文化可化人。今天的金高,属于什么时期呢?我们过了在绵羊山下小摊点喝酒商量学校大小事时的艰难,但是我们肯定仍然属于发展初期。我们甚至有时候仍然需要兄弟义气,但这不是管理的全部,更不是管理的重心,作为校长首先必须要有文化意识,或者说有那么点文化自觉,再通过文化觉他,最终达成金高文化的自信。

多年前,我在千人的教职工大会上斜着小眼很放肆很无礼地说,金高没文化。这句话,是对自己及我们金高人的一个提醒,更是毫不留情地自黑。因为我深知,我们金高的文化需要提炼、需要践行、需要反思、需要培育。所以,我开始着手思考金东方高中学校文化管理办法,从学校文化管理机构,到学校文化理念管理,到学校文化制度管理,到学校文化器物管理,到学校文化实施管理。金高“文化化人”是从“自强不息、追求卓越”的校训开始的,是从《金东方高中的荣誉和尊严需要我们自己来捍卫》这篇文章开始强化的,我想最大限度统一主流价值观,金高人应该安安静静做教育,干干净净做教育,应该“思想单纯、生活简单、工作快乐”。我在想,没有文化引领,一切管理都是虚无。我们以“最美文化”培育为依托,校本化落地“追求卓越,培养高品质的人”的办学理念;我们以“金东方高中36字家训”为依托,丰富发展“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爱,把同事当作自己的亲人来待,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来呆”金高家文化;我们的制度文化建设更加规范,我们“勤事、乐事,爱人、爱家”的行事文化逐步成为常态,我们从道德力、执行力、学习力、文化力、创造力上强化我们管理者的文化修炼。我在想,当我们的所有文化建设,围绕一个核心词在做的时候,就做到了形散神聚,哪怕是想得还不足够周全。优秀的民办教育文化形成需要一个过程,优秀的金高文化的形成也是需要时间沉淀的。

我也一直琢磨这样几句话,三流的管理靠计划,二流的管理靠规划,一流的管理靠战略。金高的第一个三年规划是2012年起草的,两个字形容,最难。我作为校办主任拿初稿,因为缺乏系统的现代管理理论的学习,连最基本的SWOT分析都理解模糊,幸好有华东师大教授把脉,规划总算完成。第二个三年规划,最快。因为想好了几件事,就把这些事做好,出于这样朴实的考虑,极快的速度搞定。第三个三年规划,如果还是用两个字来形容,最慢。作为校长,想的问题更多了,发展的困惑也更多了。第一次想到了系统设计,第一次想到了战略导向,第一次审视我们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第一次用心琢磨我们的三风一训,不琢磨不打紧,一琢磨不敢写了。我开始意识到,我们如果停留在现有认识层面上做管理,停留在现有能力层面上做管理,停留在现有管理团队的建设上做管理,学校要提档升级,学校要在优质学校林立的宜昌教育地盘上找到立锥之地,无疑是痴人说梦。这种困惑因子逐步演化为焦虑,焦虑逐步变异为痛苦细菌,并开始周身扩散。

金高要求变,而不是简单求新,更不是沽名钓誉。这一点必须明确,新的三年规划第一次明确学校发展、员工发展、学生发展三个层面“1+1”发展战略导向,确定七个重点项目,从2018年秋季学期开始全面导入卓越绩效管理。用先进的企业文化来指引未来学校管理,让“现代精品高中”的愿景能梦想成真。当学校被宜昌市教育局确定为重点培育学校时,我这个校长焦虑痛苦细菌在全身又不断增减交替。

这样写,这样想,我继续琢磨起几句话来——三流的管理靠学业质量,二流的管理靠特色质量,一流的管理靠生命质量。看到这几句话,心一紧。我也发现一种现象,考察那么多学校,核心素养叫得震天响,真实的情况是毫不含糊大张旗鼓抓分数,别无其它。不敢说沿海,毕竟沿海我去的学校并不多;不敢说东南亚,东南亚去的学校更少。所以不能假装时髦,说一番芬兰、韩国、日本教育理念如何先进,我们的教育思想又如何不堪。也不敢搬出这个那个古今中外教育大咖的理论,来证明自己如何渊博。国家的选拔、社会的关注、家长的无奈,让我们这些教育人很痛苦。社会的不良价值观地误导,还有选拔途径的相对单一甚至功利,让我们迷失在应试教育的怪圈中,我们周而复始地无可奈何地痛苦地做着我们并不喜欢的应试教育。想突围而不能,想改革有羁绊。

不抓分数走不稳,只抓分数走不远,我们必须从三流的管理中走出来。我们必须关注分数之外的东西,从问题导向入手,从管理系统设计入手;从生涯规划入手,从课程开发入手。金高开始谨慎地但又夸张地喊出了一句话来,一手抓学业质量,一手抓生命质量,两手都要硬。这个调子一旦确定,就意味着我们从硬件到软件的大变革。目前,生存仍然是第一要务,我们不能放弃生存而咋咋呼呼大谈所谓特色教育,更不能让我们这样的普高学生都去考专科而大谈我们的核心素养如何抓得实抓得好。所以,我们必须从微改进、微改革入手,时机一旦成熟,就可以大刀阔斧地来做我们想做的教育。这个认识清楚了,突然觉得金高的发展路径豁然开朗了。

作为校长,要想琢磨的东西还很多,与金东方的情缘在,我与金东方发展的感受和故事就一定会在。这是一个阶段所思所想,写下这些文字,以作纪念。

 



友情链接:三峡宜昌网中国宜昌网掌上高考

© 宜昌金东方教育集团版权所有2013-2020 鄂ICP备05010659号-1
师风师德举报邮箱:dc@jdfschool.com
Email:office@jdfschool.com 电话:0717-6919852    后台管理   办公OA